昭昭

杂食动物

[昊翔]嘿,长安

愚人草:

心血来潮归个档,之前发的删了


=========


1.


第十一赛季冬休期的第二周刚开始,孙翔和唐昊去了西安。


事儿是唐昊定的,定得很仓促,不过是他在微博上看了一篇西安旅游攻略,突然起兴要去,又不想一个人,拿起手机把通讯录翻了一遍,就打给了孙翔。


按说两人什么关系?明面上谁也看不过谁,见面一说话跟打仗一样,一旁各自的队友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生怕两人就这么打起来,游戏里见了就死掐,互相嘲讽,在竞技场上把对方往死里打。


除开这层敌对关系外,他们其实关系还挺好,超出其他人想象的好。例如唐昊时不时就买一堆零食匿名寄轮回去,给孙翔,孙翔吃完了就发短信给他,他过几天就再寄;例如呼啸失利,孙翔夜里三点被唐昊电话吵醒,听对面不说话,也不生气,就乱七八糟地哼歌,直到唐昊嘲笑一句“你唱的真难听”把电话挂了;例如两人手机里都存满了对方隔三差五发来的“傻逼明天你们那儿降温多穿点别冻成狗”“哟没睡呢走竞技场打一把然后睡觉”之类的短信。


所以唐昊想去西安玩,孙翔接了电话,说好,机场见。


 


孙翔到的比唐昊早半个小时,在机场大巴的候车厅里玩手机,刷微博,职业选手群里有人问,冬休期有什么打算,孙翔想了想发了句上去:逛逛西安。


底下赵禹哲惊了一句:唐队前两天也说去西安,你们不会一起吧?这句像是一块石子,一下在群里惊起千层浪来,排队冒泡说这怎么可能快看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叶修是不是金盆洗手不抢Boss了。


孙翔觉得他们烦,自己和唐昊怎么就不能一起去西安了,脸色便沉下来,关了群不想说话,心想唐昊真慢,难不成连机场大巴在哪儿搭都找不到?


唐昊拖着行李箱走进候车厅时看到孙翔缩在角落拿着手机看东西。孙翔戴一顶鸭舌帽,压得低,又裹了围巾,大半张脸都看不到,但唐昊就是知道孙翔不高兴。他不但知道孙翔不高兴,还知道孙翔为什么不高兴,但是孙翔不高兴,他就很高兴。


话有些复杂,总之唐昊慢悠悠地拉着行李过去了,他刚在孙翔跟前站住,孙翔就抬起头来,那双年轻的锐气的眼睛碰着唐昊,立刻就盛了光,随即别扭地被其主人藏了起来:“你太慢了!”


唐昊没搭理他:“票买没?”


孙翔从羽绒服兜里摸了两张折得整整齐齐的车票出来,抽了一张递给他:“我问了,说到钟鼓楼的没有,只能坐到西稍门,再转公交。”


唐昊接过来,皱皱眉:“真麻烦。”


孙翔呵了一声,这一声里带了点“是你要来玩的现在又嫌麻烦?!”的意思,站起来拖着行李就往检票口走,唐昊觉得想笑,忍住了。


客车上暖气开得足,热得很。孙翔摘了围巾搭在腿上,鼻尖上带了点汗水,亮晶晶的,他看了眼唐昊,闷闷的:“带纸没有?”


唐昊白了他一眼:“事儿多。”从衣兜里摸了包纸巾扔给他,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孙翔把汗擦了后摸出手机,没忍住还是又点开选手群,话题已经偏离他和唐昊的事儿了,这让他心情好了点,于是慢吞吞地往上刷,看到赵禹哲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配了句“求放过!”心里起了好奇,赶紧继续翻记录,偏偏车上信号差,老是刷新不出来。


孙翔有些心烦,动了动身子,碰到一旁的唐昊,唐昊睁开眼低声吼了他一句:“瞎折腾什么!”


孙翔正要回嘴,低眼瞥到手机屏幕里刷新出来的一句,唐昊发的:“我和孙翔的事儿关你们屁事,赵禹哲你欠揍呢是吧?”


唐昊看见孙翔挨了自己一句骂,本来瞪大了眼睛要骂回来,不知道在手机上看了什么,突然盯着自己就笑了一下,不是那种嘲讽的,自己一见就想揍的笑,是那种特别高兴,所以暖洋洋的笑。唐昊想说你他妈笑得跟个傻逼似的,嘴唇动了动,却说:“你笑什么?”


孙翔摇摇头,把手机屏幕关了,往后一靠闭上眼睛要睡觉。车窗外有阳光照进来,落在他头顶,浅棕的头发显得很柔顺和明亮。


唐昊盯着他看了一阵,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盯着孙翔看的行为更像傻逼,在心里草了一句,侧过脸睡起自己的觉来。


 


2.


西安冷,清冷,是那种你以为不冷,却在某个时候发现从头发到脸颊到嘴唇,都冰凉凉地透着寒气的冷,手指还没碰到,指尖就是一凉。


唐昊坐在床边眯着眼睛看孙翔,后者蹲在行李箱旁边找东西,专注得很,根本没有注意到唐昊的眼神。唐昊伸出手捏了一把孙翔发白的脸,啧了一声。


孙翔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直起身来瞪他:“唐昊你神经病啊!”


唐昊呵地笑了一声:“你摸起来跟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冷鲜肉一样。”


“你他妈才冷鲜肉。”孙翔白了他一眼,又蹲了回去,把里面衣服翻开来,摸了一个圆形的铁盒出来扔给唐昊。


唐昊接过来一看有些哭笑不得:“你出来玩还往行李箱里塞盒糖?有病啊?”


孙翔把行李箱关好往床脚推了一把,站起身把糖抢走了,摸了一颗出来塞进唐昊嘴里,又给自己喂了一颗,含含糊糊地回嘴:“我乐意!你管得着?”


唐昊嫌弃地瞪了他一眼,还是把糖含在了嘴里,咂巴了几下,一股子酸甜的柠檬味:“这糖还不错,哪儿来的?”


孙翔冲他晃了晃盒子:“你上次寄过来的,忘了?”


唐昊还真不知道,他给孙翔买零食从来都是随手拿,他也从不关心孙翔喜欢吃什么,看包装挺顺眼就往购物车里一扔。


“喜欢下次再给你拿一盒。”唐昊说。


孙翔漫不经心地嗯一声,说:“换个口味吧,你看看有没有橙子的,柠檬的太酸了。”


唐昊冷哼一声:“你要求还挺多。”


孙翔还蹲地上,把手撑在唐昊腿上,仰头看着他:“喂,我饿了,我们去哪儿吃东西吧。”从机场折腾过来也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唐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把他的手甩开站起来:“走吧。”


他们住的酒店在钟鼓楼广场附近,唐昊方向感好,顺着来的路就领着孙翔钻进了地下通道。钟鼓楼底下的地下通道是西安相当有名的一个建筑,成八卦形,有八个出口,哪怕是在西安生活了十几年的本地人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在里面不找错出口。


“去哪儿?”孙翔跟着唐昊往前走,路过好几个在他眼里一模一样的出口,觉得两人已经在里面绕了好几圈,开始怀疑唐昊是不是带着自己迷了路。


唐昊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懒得给他解释,双手插在衣兜里大步流星地走,抬头看了看下一个出口处的指示牌,一声不吭地往那儿的电动扶梯走。


“我们去哪儿啊?”孙翔追上他,又问了句。


“回民街。”唐昊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走出地下通道口往四处看了看,两人跟前是一个广场,人群多多少少都从广场左侧一个巷子口进进出出,估摸着回民街就在那儿,他回头拉了把正在东张西望的孙翔,“走了。”


孙翔一边跟着他走一边说:“你找路挺行啊,我在那地下都快绕晕了。”


唐昊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你么,那么蠢。”


孙翔大怒,瞪着他:“唐昊你嘴那么欠呢!”


唐昊笑起来,抓了把孙翔的头发:“别闹,带你去吃东西。”


孙翔一愣,心说唐昊怎么跟哄小孩子似的。这么一想他便有些恼,但他瞅了一眼唐昊的侧脸,嘴唇微动,什么都没说。


 


刚走进回民街,唐昊下意识地看了眼孙翔,后者正望着他,眼睛亮亮的:“好棒!”在唐昊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他的嘴角已经情不自禁地微微上扬。


回民街上一家店挨着一家店,全部打着招牌卖陕西特色,肉夹馍,羊肉泡馍,麻辣羊蹄,街上人群拥挤,熙熙攘攘。许多店设了摊子出来,拼命叫卖,带着陕西口音的普通话听起来厚重而朴实。


孙翔和唐昊一路晃进去,遇到看起来不错的就买来边走边吃,不自觉也吃得差不多了,唐昊便带着孙翔往回走。


“我觉得那个玫瑰镜糕挺好吃的。”孙翔说。


闻言,唐昊脚步顿了顿:“还想吃吗?”两人左手边就有一个卖玫瑰镜糕的小摊,一对年轻情侣拿着尚且冒着热气的白色糕点刚刚走开。


孙翔嗯了一声,两人便往那个小摊走,“这次要什么味的?”唐昊低下头看摊子上写的口味,菠萝草莓山楂。


“玫瑰吧。”孙翔没犹豫。


摊主便用竹签叉了软糯的糕点起来,在白糖里蘸了一面,舀了一勺玫瑰花酱淋到另一面上,又撒了芝麻上去,动作堪称行云流水。


孙翔接过来咬了一口,烫得直哈气,唐昊一边给钱一边嘲讽地笑了笑:“急什么,没人跟你抢。”


孙翔把那口吞了下去,眨眨眼睛,把烫出来的一层薄薄的水雾眨了下去,伸手把镜糕递到唐昊手里:“玫瑰的比山楂的好吃。”


唐昊没接,就着孙翔的手咬了一口,恩了一声:“还成。——我不吃了,你吃吧。”


孙翔知道唐昊不爱吃甜食,收回手自己一口一口地咬着,嘴唇上沾了点玫瑰酱,伸出舌头舔去了,抬眼就看到唐昊盯着自己看,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唐昊收回落在孙翔嘴唇上的视线和突然的心猿意马:“没什么。”


太甜了。唐昊心说。


 


3.


吃饱喝足自然要关心下一步行程,孙翔拖拖沓沓地踢着脚:“唐日天唐日天,我们去哪儿?”


“去西安城墙。”唐昊拿着手机翻看着什么,“你跟紧点,丢了我可不负责找你。”


“嘁。”孙翔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


“哈。”唐昊看到孙翔气鼓鼓的表情就想笑,举着手机给他读自己查到的东西,“西安城墙一般指西安明城墙,城墙内是古城区,钟鼓楼就位于古城区。”


孙翔哦了一声,想了想:“我们不就住钟鼓楼这儿?”


“嗯,老城根下住着。”唐昊单手拿着手机切换屏幕,“呵,四个主城门呢,我看看啊,长乐门,永宁门,安定门,安远门。喂,孙二,知道我们去哪个门吗?”


“你他妈才二,唐二!”孙翔横了他一眼。


“啧,傻逼。”唐昊咂咂嘴。


西安古城墙的永宁门又叫南门,出了地下通道沿着街往前走,远远地就看到高大古朴的古城门,沉默地伫立在晴天之下,左右侧延伸出灰色厚重的城墙,蜿蜒到看不见的尽头。城门底下车来车往,不见马车和尘土,违和却又自然。


孙翔买了票出来,看到唐昊站在门口打电话,单手插在羽绒服衣兜里,低着眼带了点漫不经心的姿态,听到对方说了句什么就挑了挑嘴角:“……我知道了,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唐昊挂了电话把手机往裤兜里一塞,抬眼冲孙翔招招手,嘴角懒洋洋的笑意还没消去,蓦的就让孙翔感觉心口一跳。


两人并肩进了城门,沿着右侧长长的石梯往城墙头上走。上了城墙便是正楼,从正楼前面看过去,眼下是西安一条长街,左右两侧仿古的建筑对称耸立,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无端端生出古时长安的几分烟火气。


“我给你照一张吧。”孙翔站在正楼的底台上,拍了几张照片,转头对唐昊说。


孙翔说要照,唐昊就慢吞吞地下了台阶在石栏旁站着,侧了点身看过来,身长腿长,黑色羽绒服搭一条白围巾,眉眼间神情淡淡的,眼睛落在孙翔身上:“这样?”


孙翔盯着唐昊看,觉得这人长得真是好看,呼啸的女粉丝有多少是冲着这张脸去的?他见过一次唐昊出的海报周边, 唐昊侧身坐在窗边,支着头看着镜头笑,笑容并不是很开心,反而带着不耐烦和凶狠,比起霸图韩文清的钱包脸在气势上也差不了几分,可就是好看,好看得孙翔看着那张海报入了神,被轮回几个队友嘲笑时恼羞成怒地红了脸。


“孙二你想什么呢,还照不照了?”唐昊不耐烦地喊了他一声,孙翔回过神来,慌里慌张地举起手机给唐昊拍了张照,咬着下唇,依然感到脸颊微微发烫。


“是不是觉得我太帅所以看傻了?”两人沿着城墙跟散步似的走,唐昊嘲笑了孙翔一句。


孙翔呵了一声:“老子比你帅好吗?”


“你说你怎么这么蠢?”唐昊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


孙翔大怒:“神经病,招你惹你了?!”脚下加了力,丢下唐昊埋头往前走。走了几步就被唐昊一把拉住了往肩膀一揽:“真生气了?”


孙翔别开脸不理他。


“行了行了,不说这个。我问过朋友了,城墙基本就这样,走一圈下来得累死,让我们租个自行车绕着骑一下逛逛。”唐昊拍拍孙翔的肩膀,“喂,说话,骑不骑?”


孙翔瞪了他一眼:“骑!”


“啧,傻。”唐昊揉了一把孙翔的头发,往前面的租车亭走去。


烦死了!孙翔被唐昊的动作弄的又是心口一跳,忍不住唾弃了一把自己,一声不吭地跟上了唐昊。


大概是淡季的关系,城墙上游人非常少,两人租了自行车慢悠悠地往前骑。城墙上铺的石砖凹凸不平,自行车在上面颠簸得厉害,骑了半天周围的景色都只是单调的城墙。


“我们要骑到什么时候啊。”孙翔有些不耐烦了,嘴唇抿着,一脸不开心。


唐昊也觉得没意思,于是说:“我朋友说城墙就这样了,要不我们骑回去把车还了?”


“成。”孙翔果断一扭车把调了头,一脚就蹬出了很远。


唐昊追上他:“喂,觉得不好玩?”


孙翔看了他一眼,像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闷闷地回答:“还好啦。跟你一起还不错。”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唐昊车身一晃,手忙脚乱地才稳住了没跌下去,唐昊狼狈地骂了句“我草!”,瞪了孙翔一眼。


孙翔起初觉得唐昊简直是莫名其妙,却突然像是开窍了一样明白过来,盯着唐昊哈哈大笑起来。


唐昊有种被孙翔看透的感觉,这让他很不爽,于是又瞪了孙翔一眼:“有病!”


孙翔心情好的很,决定不和他计较了。


 


4.


两人下了城墙就回酒店休息,唐昊躺在床上假寐,孙翔则在另一张床上玩手机,刚回来他就快手快脚地发了几张在回民街吃东西时拍的照片,高调地拉了一把仇恨。在翻看相册的时候他看到了之前在城墙上给唐昊拍的照,对上照片里唐昊的眼睛时突然心跳加速,赶紧面红耳赤地划拉到了下一张。


唉,你说他们俩什么关系,一开口就互相呛声,话里火药味能点起第三次世界大战,可就是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拉拉扯扯,本来是直来直往的大男孩,一个对视都能牵扯出满腹愁肠百转,在心底暗暗地骂自己幼稚,愚蠢,傻。


孙翔跳下床扑到唐昊睡的那张床上,给唐昊看自己发的微博下的一条评论:“你看这儿有人说大雁塔广场上有音乐喷泉,好像很不错,我们要不要去?”


唐昊刚要睡着被孙翔晃醒,心头火大,踹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孙翔一脚:“走开走开,烦死了。”


“靠,有病。”孙翔翻了个白眼,往旁边一滚,趴在一边继续往下翻评论,把网友提到的几个西安特色旅游点都记下来,过了不久却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唐昊在自己手机刚震动起来的时候就醒了,他抓着手机坐起来,就看到孙翔蜷着身体睡在自己旁边,手机扔到一边。他盯着孙翔安安静静的侧脸看了一会儿,这张好看的脸上没有平日里的张扬和自负,被安宁的睡梦柔和了眉眼,像是对世界一无所知,天真无邪的稚子。


唐昊想,孙翔是怎样的人,又傻又蠢,说句话能把人气个半死,恨不得狠狠揍上几拳才能解气。但是就这么个家伙有时候又挺能勾起自己那一点难以言明的心思,兜兜转转,像是吵醒了一只熟睡的野兽,稍不留神就咆哮着要脱出牢笼。


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让唐昊很不爽。他想,孙翔果然还是睡着时可爱一点,没那么惹人生气。


刚这么一想,唐昊就看到孙翔睫毛微颤,睁开了眼睛,脸上还有困倦的睡意,看过来的眼神透着迷茫,像一片羽毛轻轻地落在心尖,勾得直痒痒。唐昊在心底倒吸了口冷气。


“唐昊?”孙翔懒洋洋地开口,声音是刚醒来时的低哑,“电话。”


唐昊这才想起被自己遗忘的正在拼命狂震以显示存在感的手机,他别开脸把视线移到白色的被子上,接通了电话:“喂?”


孙翔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唐昊刻意放低的声音变成了梦境里灰色的背景音乐,低哑的,温和的,漫不经心的。夹杂着电话那头年轻女孩的笑声。


孙翔醒了,他保持侧躺的姿势,竖起耳朵去辨别唐昊手机里传出的声响,叽叽喳喳嘀嘀咕咕哈哈哈哈,女孩子特有的甜美的声音隔了电流还是清晰入耳。


哦,唐昊认识的女孩子。


孙翔觉得很不爽,像是被强行打断一场好梦一样的不爽。他把脸埋进枕头里,遮住自己咬牙切齿的表情。


“孙翔,起来。”唐昊挂了电话,轻轻地踢了踢孙翔的小腿。


“干嘛。”孙翔没有动,声音闷闷的传出来。


唐昊只当他是没有睡醒,自顾自地下了床:“我朋友过来接我们去吃晚饭。”


“哦。”孙翔慢吞吞地坐起身,语气生硬,“你哪儿来的朋友?”


唐昊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想了想:“我妈大学同学的女儿,她和她男朋友都是荣耀粉,听说我们来西安,嚷着要见你。”


咦?孙翔眨眨眼睛,心情变得好起来:“见我?我的粉丝啊?”


唐昊见孙翔脸上的表情从从死气沉沉像是没睡醒变成非常欠揍的得意的笑,心想这人的心情说变就变,简直难搞,果然是个长不大的欠揍的熊孩子,于是没好气地应声:“是是是,你的粉丝,动作快点,他们在楼下等我们。”


孙翔跳下床穿了衣服,突然扑到门边的唐昊身上,扒拉着他的肩膀,笑嘻嘻的:“喂喂,唐昊,我给你说,你不准找女朋友。”


“神经病!”唐昊狂翻白眼,“你他妈一天都在想些什么!”


“想你。”孙翔理直气壮地回答。


“……”


唐昊甩开孙翔就往电梯口走,在听到孙翔得意洋洋的声音说“唐日天你脸红了!”的时候,他想果然掐死这个傻逼算了。


 


5.


谭怡,唐昊妈大学同学的女儿•资深荣耀粉•真•昊翔党,一个地道的西安姑娘,在第一天晚上请孙翔和唐昊两人吃饭的时候被官方福利深深地闪瞎了眼,于是自告奋勇地领着两人第二天在西安城里逛了一天,把各个角落里好吃不出名的陕西小吃吃了个遍。第三天又指挥自己的男朋友开车把他们送到了临潼参观兵马俑。本来还想陪着一起逛,无奈公司老板不是荣耀粉不给请假,只好叮嘱了几句后恋恋不舍地走了。


唐昊和孙翔两人在仿制的缩小版秦陵地宫中被冻了一把后,到了兵马俑博物馆前的花台边找了块太阳最好的地方坐下来晒太阳。


“谭怡说看兵马俑的话,还是得找个导游给讲解一下,你觉得呢?”唐昊伸长了腿,在太阳下懒洋洋地眯起眼睛,神情是少有的慵懒和惬意。


“我无所谓啦。”孙翔被太阳晃得眼花,背过身去摆弄着手机,“你说了算呗。”


唐昊啧了一声,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盯着孙翔露出奇怪的笑容。


“你笑什么?丑死了。”孙翔被他笑得心里发毛,“你不会是刚才在地宫里被附身了吧,没事没事,有什么冤屈哥给你解决,你说来听听。”


唐昊白了他一眼:“我在想,什么都是我说了算,你真像我带的小媳妇。”


然而出乎唐昊意料的是,孙翔听了这话后没还嘴,直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眼睛里落满了阳光,什么情绪都看不清,唐昊突然觉得尴尬,闭上了嘴,有些后悔。


两人之间尴尬而微妙的气氛维持了一阵,直到孙翔别开脸轻咳一声:“唐昊你个傻逼,谁他妈是你媳妇了。”声音故作凶狠,却多了点软绵绵的东西。


唐昊站起身:“走吧我们去看兵马俑。”


孙翔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也站起身来。


在那一眼对视中,有什么东西已经濒临失控,而他们彼此心照不宣。


 


因为有些堵车的关系,谭怡和她的男朋友开着车把唐昊和孙翔送到大雁塔北广场的时候,音乐喷泉已经开始了一会儿了,竖向占据大半个广场的喷泉旁围站满了民众,音乐,水声和交谈声交织在一起,显得热闹非凡。


“你们先去吧,我们去停车,没事没事,我来看过几百回都要看吐了。”谭怡从副驾驶座转过来对他们说,“一会儿结束了我们来接你们啊。”


“成。”唐昊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和孙翔下了车就往喷泉走,围看的人实在有些多,几乎没什么空余的间隙。好在两个都是一米八往上的高个,隔了人群也能把广场中央的喷泉看个差不多。


音乐放得都是耳熟能详的交响乐,一柱柱喷泉颇有节奏感地起伏上下,光影流溢在没有其他灯光的广场上,一阵静一阵闹,间隙间就听到自己的心跳和着音乐,怦怦,怦怦。


唐昊隔着低哑的光有些看不清孙翔的侧脸,但他仍能描摹出这个人的每一寸五官,上挑的骄傲的眼角,笔挺的鼻梁,微微抿起显得刻薄的嘴唇,很好看,就算有些招人讨厌,也还是很好看。


唐昊在喧闹的广场上想自己认识孙翔四年了。四年里他们吵架很多次,大打出手很多次,不醉不归很多次,见过对方的快乐也见过对方的软弱,他们曾彼此嘲笑也曾彼此安慰。


但是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像即将点燃的烟花,缺少一颗火星。


而现在,此刻,音乐和人群,灯光和夜晚,一切都刚刚好,恰如其分,完美无缺。


“喂,孙翔。”唐昊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音乐中被吞没了一大半,但名字的主人却依然转过了头,和自己对视,那张年轻的俊美的面容上是少有的平静,却又仿佛在等待什么。


等待一颗能点燃烟花的火星。


还是失控了。唐昊想。


“我喜欢你。”


孙翔把头转回了喷泉的方向,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唐昊并不紧张,他能预感自己将会得到怎样的回复,于是他耐心地等待着,用他这一生中为数不多的耐性,等待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孙翔悄悄地把手蹭了过来,贴在唐昊的手背上。


冰得像冷鲜肉一样,唐昊想。反手轻轻地握住了那只手,调整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手心贴近的部位渐渐地暖和起来,甚至有些烫了,直直地烫到人心口去。


真好。唐昊在心里说,我们这么年轻,可以爱人,也可以被爱,而我爱的人就在我的身边。


音乐广场上有喧闹的音乐和人声,有老人和小孩,有夫妻,有朋友,有许多笑声,有过去和未来,有浮沉不定的梦境。


还有两个年轻的,正好相爱的人在远离人群的黑暗里十指相扣,悄悄地交换了一个吻。


 


6.


孙翔下了缆车就后悔了。他把羽绒服的帽子拉起来戴上,望着头顶陡峭直上的石阶,心想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


前一天晚上终于表白的两个人维持一种暧昧而微妙的气场一路无话地回了酒店。唐昊等孙翔洗了澡后才去洗澡,等他围着浴巾,上身赤裸地走出来时,孙翔躺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茧。


而等唐昊走过来无比自然地要亲他的时候,这条人形茧惊慌失措地滚到了地上去。


“我操,孙翔你做什么!”唐昊怒了。


孙翔手忙脚乱地把自己挣扎出来,还坐在地毯上,腿上搭着被子:“你要做什么!”


“亲你一口怎么了?”唐昊歪着头看着孙翔红得不行的脸,慢慢露出嘲讽的笑容,“害怕了?”


“怕个鬼!”挑衅自然不能忍,孙翔抓过床上的枕头砸向唐昊,“你你你把衣服穿好!”


唐昊扑哧一声笑了,他慢条斯理地走过来,在孙翔跟前蹲下来:“孙翔,你在怕什么?”


“谁他妈怕了!”唐昊还带着水汽和热度的身体赤裸裸大咧咧地暴露在孙翔眼前,他只觉得自己脑袋里一阵轰响,口干舌燥,结结巴巴,“唐昊你别过来!”


“呵。”唐昊用脚趾头就能猜到孙翔现在在想什么,他忍不住嘲笑孙翔过于青涩的反应,“不想做?”


“明明明天不是要去爬华山?”孙翔的视线在唐昊的裸体上飘忽了一会儿,最后落在了一旁的地毯上。


“嗯,你选吧,和我上床或者去华山。”唐昊托着下巴,好整以暇。


“华山!”孙翔想都没想地大喊。


“行,但是你可别后悔。”唐昊冷哼一声,站起身爬上了床。


“那是我的床!”孙翔还在地上坐着,慌慌张张地喊。


“哦,那你再选吧,和我睡一张床或者被我干。”唐昊伸手把地上的被子拽上床,铺好,盖上。


过了几分钟,房间里的灯啪的被关上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唐昊感觉到有一个人拉开被子小心翼翼地躺在了自己身边,在黑暗里他忍不住笑起来。


“你紧张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和我睡一张床。”唐昊侧过身想把孙翔拉近一点却觉察到对方身体相当僵硬时,非常的不满。


“那能一样吗!”孙翔闷闷地反驳,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怦怦,怦怦。


好丢脸。孙翔想。


“喂,孙翔。”唐昊在被子下面强硬地把孙翔扯到自己怀里,用手臂箍住他的腰,呼出的气息轻轻地搔动着孙翔的脸颊,“我真的挺喜欢你。”


“我我我知道啦。”孙翔紧紧闭上眼睛。


“孙翔,”唐昊的声音里有低低的笑意,好听得不得了,“我喜欢你。”


啊,唐昊这个混蛋。


“闭嘴。”孙翔把手搭上了唐昊的腰:“我也喜欢你。”


紧张和期待,不安和欢喜,都在空气中灰飞烟灭,只剩下浅浅交缠的呼吸,一起,一伏。
以及两只倔强惯了的小兽彼此依偎时的心跳声。


怦怦,怦怦。


如此合拍。


 


——所以,孙翔再一次在心底质问,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


“唐昊,还要爬多久?”孙翔站在石阶上抓着矿泉水瓶,有气无力地问比自己好不到哪儿去的人。


唐昊坐在石阶上慢吞吞地喝着水,也是一脸累得不行:“快了吧,都到金锁关了。”


两个长期宅在电脑前的人终于在华山暴露了战五渣的本质,同时相当庆幸他们接受了谭怡的建议,先坐索道到华山北峰,再向上爬到西峰坐索道下山。


没有逞强说要从山脚往上爬真是太好了。


“早知道就让你上了。”孙翔累得胡言乱语起来。


“哈。”唐昊疲惫地笑笑。


冬季的华山简直能用人烟稀少来形容,一路上两人基本没有碰到过什么人。山上倒是出了太阳,晒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但到了阴影下风一吹又冷得不行。


所以淡季来华山真是找罪受啊……


唐昊撑着膝盖站起来,伸一只手给孙翔:“走了。”


“我自己能走。”孙翔没理他,“注意点影响啊唐昊大大。”


“这儿又没人,牵牵手怎么了?”唐昊嗤之以鼻。


恩,说得好有道理啊。


孙翔红着脸抓住唐昊的手,然后让唐昊轻轻地凑过来亲了亲嘴唇。


“充点电。”唐昊露出无赖的笑容。


受不了。孙翔瞪了他一眼。


呵。唐昊笑起来:“不够啊?那给你看个东西。”


孙翔好奇地看着唐昊把背包换到前面,拉开拉链伸手进去摸索了半天,然后拿了一个东西出来。


同心锁。


孙翔目瞪口呆的同时脸又红了:“你你你——”


“让谭怡帮我们提前准备的。”这个礼物太矫情,唐昊也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不要我就扔了啊。”


“扔你妹啊傻逼。”孙翔抓过来,把同心锁转过来,看到背面刻的“唐昊 孙翔”,有些局促却还是嘿嘿地笑起来。好开心啊,他想。


把同心锁挂在石阶旁的锁链上后,孙翔拿出手机选了个角度给锁拍了张照,一旁的唐昊抓着钥匙玩了一会儿:“我扔了啊。”


“扔吧扔吧。”孙翔笑嘻嘻的。


于是唐昊抬起手往前一甩,手中的钥匙在空中划过一条金色的弧线,随即消失了茫茫山野之间。


“回去了把这照片发微博去。”孙翔摆弄着手机,嘀咕了一句。


“唯恐天下不乱啊你。”唐昊低头看了看,照片上两人的名字在阳光下微微发光。


“你不愿意就算了。”孙翔瘪嘴。


“发吧发吧。”唐昊无所谓,“省得那些人一天把你和周泽楷扯得不清不楚的。”


“吃醋了吃醋了。”孙翔哈哈大笑,他背着光,阳光让他的表情有些看不清。


唐昊想我是掐死这个傻逼还是堵住他的嘴呢?


这个选择想都不用想。


 


7.


孙翔抱着装满零食的快递箱子往自己的房间走时果断被刚从训练室里出来的队友们打劫了。


“又是那个匿名粉丝啊?你就不怕唐昊吃醋?”杜明手快地撕开了一袋薯片,塞了一嘴,含糊不清地笑道。


孙翔却没炸毛,只是淡定地合上箱子,把快递单上的寄件人指给他们看。


唐,昊。


杜明:“……翔哥我赔您一包新的成吗?”


孙翔抱着箱子目不斜视地往自己房间走:“五包。”


杜明捶墙,谁他妈说孙翔单纯的!谁他妈说谈恋爱的人智商为负的!


孙翔回了房间把箱子搁在桌上,随意地翻了翻,找到一铁盒糖,包装很眼熟。


他忍不住笑了,打开盒子扔了一颗糖到嘴里,摸出手机来给唐昊发短信。


“橙子味的好吃多了。”


唐昊那边很快就回了过来:“留一颗给我尝尝。”


“会过期的,要吃自己去买。”孙翔果断拒绝。


唐昊依然秒回:“傻逼,我下周末过来找你。”


“那就留一颗给你吧。”孙翔抓着手机翻上床,拽过枕头抱在怀里,话语还在勉为其难,脸上却是越来越大的笑容。


“我去训练了,来给你男人么么哒一个。”唐昊又发。


孙翔笑得蜷缩起来,打字都打不好:“滚滚滚。”


发送。


然后又发了一条。


“么么哒。”


窗外太阳那么好,就像半个多月前的西安,正好适合用来相爱。


孙翔想起爬完华山的第二天上午,他和唐昊肩并肩在西安街头慢悠悠地晃,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时间安静得像是不存在。


而那个时候很多人在为一条微博抓狂。


唐昊V:蠢货//孙翔V:不好意思我和这傻逼在一起了@唐昊[同心锁.jpg]


嘿嘿嘿。


孙翔在阳光下笑起来。


 


Fin.

评论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