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

杂食动物

【全职】意料之外09(ABO生子)

习习的幸福由我守护:

为了表忠心,作者改名和头像啦,大家看见了吗~~


高能提醒,这一章叫做“对喜欢的人请选择正确的攻略方法”,用了无数狗血梗,可能有一点虐




09


今年的全明星对抗赛在杭州。


进入新年,孙翔的孕期正式进入第29周,周泽楷原本不想他去,孙爸爸孙妈妈也劝他在家休息,孙翔就生气了。


他现在的脾气,怎么讲,如果只是大还好办,大家顺着他就是了,最可怕的是脾气不仅大,还特么不可捉摸:为他好,他竟然生气,杜明在微博讲他的糗事,他反而看评论看得津津有味。


所有人不约而同想起了一句名言:生孩子,Omega的第二次生命……


周泽楷不是不理解孙翔的心情,前半年基本没让他比赛,他确实憋得不行了,好不容易遇到全明星这种纯玩性质的,如果不让他去,用孙翔自己的话说:你们这么对孕夫合适吗?还有没有天理了!


可周泽楷很想说,你现在连坐都坐不到半小时就要上厕所……怎么打?


最终,孙翔以不吃胡萝卜为要挟,坚持三天,周泽楷妥协。


   


可等到了萧山体育馆,孙翔发现自己还是被骗了。周泽楷是带他来了,但分组对抗赛,主办方压根没打算让他上场。


眼看轮回队友一个个起身从他面前走过,孙翔仰起脸张着嘴:=口=


“你们……”


完全是一副被说话不算话的大人们欺骗之后不敢置信伤心欲绝玻璃心碎了一地的小孩子模样。


杜明抓住吴启:“肿么办翔儿太萌了我感觉自己成为了我小时候最讨厌的那种大人。”


吴启回头看了眼周泽楷:“目测队长急速失血中。”


周泽楷蹲在孙翔身旁,摸摸他肚皮:“乖。”


孙翔愤怒地打掉:“周泽楷我错看你了!你这个骗子!”


周泽楷坚持用他犯规的黑眼珠凝视孙翔,试图传达爱、关心、宝贝我错了、但我是真的担心、你乖乖听话好不好等多种情绪。


这时江波涛拍拍周泽楷的肩:“队长,该走了,你做得没错。”


周泽楷只好拉过孙翔的手,在手背手心各亲了一口,然后三步一回头地上台。


吕泊远一语道破天机:“江王母,周织女,孙牛郎。”


杜明&吴启&方明华:“……”




台上酣战淋漓,全场惊叫连连,孙翔却怎么都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守着那点被合伙欺骗的小受伤闷闷不乐。


他现在超容易钻牛角尖。


直到周泽楷一记华丽攻击引发全场迄今为止最声势浩大的一次欢呼,孙翔终于受不了了,撑着椅子站起来就往外走。


出了萧山体育馆,孙翔轻车熟路拐上一条路。杭州这个城市,他怎么也算小半个地头蛇,毕竟在这里度过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时光。


天很冷,孙翔好几次被冷风吹得心里只骂娘,身子都转回一半了,僵着僵着,终究觉得就这么回去未免也太怂了,默默转回去闷头继续走。


离家出走的意义就在于被人发现啊……


他凭着一点记忆,更多的是靠直觉慢慢走,直到两边的景色越来越熟悉,他停下脚步,看到了前方的嘉世俱乐部。


这个距离……孙翔往左一偏头,果然,兴欣网吧的招牌近在眼前。


孙翔眨巴眼睛。


身后传来一阵慢吞吞的脚步声和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这是要趁人不在来报复?我说小朋友,你这么记仇可不行,影响了祖国未来的小花朵怎么办。”


孙翔一呆,张大嘴巴:“叶修?!”


叶修走上前:“你小点声,这么激动,不怕吵着小小朋友吗,”停在孙翔面前,挥挥手,“喂喂,回神,哥有那么可怕?”


孙翔呆呆地问:“你怎么在这?”


叶修耸肩:“本来看比赛看得好好的,发现某个被骗了的小朋友一脸报社地出去了,杭州怎么的也算哥的第二故乡了,哥担心啊。”


“……”孙翔撅嘴,他倒是想报社来着,但现在这幅蠢样,怎么报啊。


过了一会,孙翔别扭地问:“那个,叶修,你有这的钥匙吗。”指着兴欣大门。


叶修还真没想到:“怎么,你是想进去打一盘过过瘾,还是想缅怀一下在这里受过的屈辱?”  


“……没有算了。”孙翔扭身要走。


叶修盯着他走路的姿势,恍然大悟:“想尿尿?”


“……”


孙翔瞪着叶修,脸微微泛红。


叶修笑得花枝乱颤:“哎哟笑死哥了,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巴巴地跑出来,结果自己打脸,有意思吗。疼不疼?”


孙翔脸更红了,朝叶修吼:“不准笑!你到底有没有!”


“有有有,啧,果然脾气跟肚子一起长。”


叶修掏出钥匙开门,才推开一条缝,孙翔就从旁边挤过来,急吼吼进去了。


叶修看他脚步生风的样子,心都要跳出来了,认命地追上去:“你慢点!憋不住就尿裤子上呗,你在哥面前丢脸的样子还少吗,真不少这一样……”


孙翔啪地关上卫生间的门。


叶修拍着门,忍不住逗他:“要不要哥扶你,你现在能对的准吗?可别洒到地板上增加老板娘的工作量啊,你也知道咱兴欣穷,请不起清洁工的。”


一分钟后,孙翔出来,抿着嘴瞪叶修。


叶修便知道他是真要生气了,顿时收敛几分,微微一笑:“好了不逗你玩了。真是,都是要当爹的人了怎么脸皮还那么薄,你和小周到底怎么搞出小孩的。”


孙翔白他一眼,随手拽过一个板凳,抱着肚子略吃力地坐下去。他刚刚走了那么久,早就累了,也懒得在意形象,放松腰背往后靠。本来藏在羽绒服下不算太大的肚子一下子就凸得格外明显。


叶修打开暖气,在柜台那儿东找西找:“你能喝什么?柠檬水?玫瑰茶?哦还有蜂蜜,听说这个对孕夫蛮好?”


孙翔咂咂嘴巴:“我想喝可乐,可口的。”


叶修直摇头:“虽说杀精对你没影响,但不保证对肚子里的没影响,你可是亲爹。”


“……叶修,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黄暴?!”


叶修将调好的蜂蜜水递给孙翔,在他对面坐下来:“以前我得顾着小朋友的知识水平和身心发展,现在你动作比我还快了,我当然实话实说了。”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那时候老魏说玩JJ,你还会脸红。”


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孙翔当时的模样,被他们一群没节操的Alpha围在中间群嘲,又羞又气,尴尬极了,憋半天就憋出那么一句毫无水平的反驳,笑死他了。


这小孩心高气傲却脸皮极薄,看起来恶劣不良,内心却意外的纯情,欺负起来实在有趣,他很早就欲罢不能地上了瘾。


叶修看着孙翔的肚子,问:“预产期?”    


孙翔说:“三月十七。”


叶修算了算,马上道:“哦,那时候轮回在客场打烟雨吧,那还行,离得挺近。”


“哇,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孙翔吃惊地睁大眼,“你不是吧叶修,做调查做到这份上……哼,死心吧,反正轮回这次是绝不会输的,洗干净脖子等着,肯定虐爆你们!”


说着,宣战般朝叶修气势汹汹地挥了挥拳头。


“……”本来暗叫糟糕的叶修,松口气的同时深感无力,孙翔这脑子,真是让他又爱又恨。


孙翔的左手随意搭在腹部一侧,叶修便看到了他无名指上的戒指。这一点他也是蛮在意的:“小周真的是靠买买买把你追到的?”


如果是这样,叶修觉得他输得有点冤。


孙翔感到他的人格受到了严重的侮辱,马上叫屈:“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他能比我有多少钱!”


买买买是直接的结果,一开始,以孙翔的情商,确实没察觉出背后的深意,但周泽楷行为上的力量完全可以弥补他语言上的缺乏,加上全轮回都在帮队长助攻,时间久了,孙翔又不是白痴,并非全无感觉。


“那最后是什么让你终于答应他的?”


“哦,是有一次我们去云南旅游……”


“全轮回一起?”


“不是,就我们俩。”


“……”叶修为孙翔的迟钝叹为观止,“你们一个Alpha一个Omega,单独去旅游,居然还不是情侣关系?”


孙翔很纳闷:“那有什么,因为我想去啊!”


“……”叶修嘴角抽抽,“你继续。”


孙翔不满:“你别老打断我,认真听我讲。然后呢我们就到云南了,结果你知道吗,发生了一件超级可怕的事!”




所谓超级可怕的事是,到达云南的第二天,孙翔就悲催地过敏了,头晕、发烧、呕吐,全身还起一种红色小疹子,包括脸,非常可怕,孙翔差点以为自己要毁容了。


更悲催的是,水土不服造成的过敏,提前了发情期。




叶修的笑意有些冷:“于是他标记了你,你们在一起了。”


“不是,”孙翔说,“当时我们在外面,情况很紧急,他一路把我抱回了酒店,帮我买抑制剂,喂我吃下去,然后隔着被子抱了我一晚上,什么也没做。”


叶修愣住。


孙翔一脸平静,说得云淡风轻,但同为Alpha的叶修怎么会不明白呢,要抵抗住发情期的、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Omega的信息素,需要多大的毅力。


如果连本能都可以对抗,即使是出于故意刷好感度的目的,那也需要多么巨大的情感,才能实现这个小小的野心。


“哦不对,他还是做了点什么……”孙翔摸摸额头,“他亲了下我的额头。”


叶修忍不住问:“只是这样?”


“这样还不够吗!”孙翔非常激动,“我当时就惊呆了好不好!因为对着那么一张恶心的脸他都亲得下去,我觉得除了真爱,没有别的解释了……”




第二天,孙翔醒来,一睁眼,就看到眼中布满血丝、写满担忧的周泽楷。


两人对视一会,谁都没有开口,直到孙翔沙哑地问:“周泽楷,你是不是喜欢我?”


周泽楷点头。


“那之前那些事情,是你在追我?”


周泽楷点头。


孙翔侧了个身,离开周泽楷的怀抱,躺平,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


“不要追了。”他说。


周泽楷的身子骤然僵硬。


孙翔的右手从被子里穿出,握住周泽楷的,偏头,冲他粲然一笑:“我觉得咱们两个射手座,应该会相处得很不错。”




叶修沉默片刻:“原来是这样。”


孙翔抱着杯子喝了一口:“嗯,反正,他长得帅,虽然比我差一点,有钱,虽然比我少一点,荣耀打得好,虽然比我……强一点点,然后对我也很好,那我就答应了呗。”


他实在想不出拒绝周泽楷的理由。或者说他挣扎着列出了很多拒绝周泽楷的理由,但全都在周泽楷绵绵不绝的柔情攻势之下,不堪一击。


那么,以他单细胞的脑筋来说,这就是喜欢了。


叶修微笑着看孙翔:“我以为你的恋爱会轰轰烈烈,没想到这么普通。”


孙翔炸毛:“哈?我靠叶修你什么意思啊!老子谈个恋爱都要被你评论啊。”


叶修哭笑不得:“你别乱动,也听我讲完啊。我说的普通,是好的那方面。”




是很好很好的那方面。


如果说之前,叶修还对孙翔和周泽楷在一起这件事,有过一丝冷眼旁观的不服,那么到这一刻,他是一点没有了。


叶修终于发现,他从来没有真正弄懂这孩子。


曾经他以为,孙翔笨得无知无觉,原来他也会受伤。


于是他以为,他会就此一蹶不振,可他又出乎意料地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后来他以为,他特立独行桀骜不驯,不会愿意走寻常Omega的路,年纪轻轻就被标记结婚生子,可他主动地、毫无怨言地把自己交给了周泽楷。


接着他以为,在这个年纪意外怀孕,他会难以接受,甚至产生打掉孩子的念头,然而他适应得很快,表面不耐烦,其实爱极了这个美妙的意外。


正如刚才一进到兴欣里,孙翔看到电脑的眼神简直都快发光了,可他终究什么也没说,默默坐在了离电脑最远的角落。 


他明显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然而等叶修意识到这一点,他已敞开他的世界接纳了另一个人,并也从容走进了那个人的生命。


最后,在这些所有的误会里,叶修想,他最致命的误会就是,他以为孙翔,是会永远看着他的。


孙翔崇拜他,但在叛逆和挑衅之下,是深深的向往和憧憬,以及那一点,连他本人都未意识到的动心。


叶修不去想,可他其实很欢喜。他享受征服这只小野兽的感觉,不明白那是因为他早已被对方征服。


他喜欢的小野兽,骄傲得反而在意太多,勇敢得甚至有些傻气,那些话里藏话的冷嘲热讽,那些不留情面的玩笑教训,是会让他伤心的。


可他在那么说那么做的时候,怎么从未想过。


成绩配不上名气,天分遭受质疑,年纪轻轻却经历从云端坠落的巨变,连运气都似乎离他而去……


他在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刻,遇上了一个跟叶修一样强大优秀的男人,却比叶修年轻,比叶修能陪伴他更久更长,比叶修……对他好,孙翔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周泽楷以一副温柔无害的姿态,慢慢地向他靠近,未被善待的小野兽立即被哄得晕头转向,傻乎乎地收起他自以为无坚不摧的獠牙利爪,心甘情愿露出白花花的柔软肚皮。


他征服了周泽楷,而周泽楷驯服了他。


对,叶修想过千万个孙翔选择周泽楷的原因,就是没有想到,完成那致命一击的,竟是如此平凡的理由:对他好。


叶修终于意识到,他可能比他以为的还要在意孙翔,所以他才总是刻意在孙翔面前维持神坛上的至高无上——刻意得让他忘记了,恋爱本就是凡人的特权啊。


对于孙翔,一点点普通的好,就足够了。


人的一生充满无数可能,但在由那么多意料之外组成的迷宫里,走出了一条情理之中的路,那就是命中注定。走错了方向,便只能有缘无分。


这孩子曾经对他那一点珍贵的动心,终究是他弄丢了。




孙翔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开,毛衣被圆滚滚的肚子撑得紧绷,问叶修:“有笔吗?拿一支来,我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


叶修不解,但还是去给他找:“什么笔?”


“都行都行。”


叶修递了一只铅笔过去。


“你看。”孙翔两手握住笔,笔尖对准肚皮,轻轻转动。很快,一个小包在笔尖下的位置鼓起来,孙翔马上换地方,小包就跟着移动,但怎么都比笔尖移动的速度慢一点。


“你快看快看,看到没有,他抓不到了,哈哈哈笨死了!”


叶修:“……”


孙翔玩得不亦乐乎,叶修看得心惊胆战,按住孙翔的手,头疼:“有你这么玩自己小孩的吗。”


孙翔满不在乎道:“这有什么,我和周泽楷每晚都玩啊。”


叶修:“……”


孙翔很气愤:“本来这游戏最开始是我教他玩的,结果他只看了一次就抢了我的机会,搞得现在我只能看他跟儿子玩,哼。”


“……”叶修觉得小周也不容易,要照顾两个小朋友,真辛苦。


孙翔玩够了,满足地拍拍肚皮:“今晚放过你。”


叶修叹气:“你这么玩他,小心你生他那天他跟你闹别扭,不出来你就惨了。”


孙翔抖了一下:“不会……的吧?”


叶修看他一副被吓坏了的表情,脸都白了,分明还是小孩子模样,好笑:“现在才知道怕?你不知道生小孩很疼?”


孙翔疑惑:“你知道?”


“……这是常识。”


孙翔同情地看着他:“那你这辈子也不会知道这个常识了。”


叶修决定放弃和孙翔沟通这个,反正到了日子,小小朋友会帮他教训的。


不过也别教训太狠吧。




孙翔坐久了又想站起来,提议道:“对了,我们去嘉世看看吧!” 说完不等叶修,起身扣好衣服就往外走。


叶修真服了他了:“你就不能安安心心老老实实坐着休息吗,哥一把老骨头真要被吓出心脏病。”


孙翔把着门框:“你不去算了。”


“……”叶修认命地跟上去。




这条路不算繁华,这个点,只有他俩被路灯拖得长长的影子,在地面轻摇慢晃。


到了嘉世门口,孙翔扑到大门上,踮起脚伸长脖子往里望,当然除了零星几点灯光,什么也看不到。


叶修过来拉住他:“啧,真没法想象小周现在过的是怎样提心吊胆的日子。”


孙翔痴痴地望了一会,轻声问身后的人:“叶修,你说,嘉世还能好起来的,对吧?”透出一丝急切和期待。


叶修愣了一下,失笑:“怎么问这个,你不是轮回的人吗。”


孙翔急了:“冠军当然是轮回的,可嘉世好歹也是……也是很重要的过去啊!你这人怎么这么无情啊,你明明在这呆了那么久,就没有一点怀念的东西吗!”


有啊,就在眼前。


叶修望进孙翔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黑白分明,眼珠的部分亮得惊人,像落满了星光,藏着几分野性和无限生气——依然是当初迷住他的那一双小野兽般的眼睛。


叶修一下子就觉得内心最柔软的那部分被狠狠地击中了,柔声说:“会的,肯定。”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叶修都这么说,孙翔一下子就安心了:“嗯,我也觉得。”


尽管他在这里度过了一段不那么美好的时光,可他更不想看到自己曾为之奋斗过的东西就这样死去。


“叶修,上次那个采访,我说我是因为你才来打荣耀的,你看了没?”


“看了,哥的荣幸。”


孙翔摸摸耳朵:“我那时候真的很……挺崇拜你的。”


叶修含着笑意:“然后呢?”


孙翔忿忿道:“然后你对我太坏了,我就不想崇拜你了,好像我是个傻逼。”


叶修真的笑出来了。


孙翔控诉道:“笑屁啊,每次指导都说我笨,这不对那不对,搞得苏沐橙也看不惯我,你知不知道如果苏沐橙看不惯我,会带动嘉世多少人一起看不惯我啊!哦对,你还在选手群里嘲笑我,在网游里说我不如去玩超级玛丽和小蜜蜂……天啊真是不可原谅!哼,知不知道我当时多想杀了你。”


叶修微笑:“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


叶修叹了口气:“我真的知道。”


那不是他的本意,可他毕竟伤着他了。


孙翔狐疑地盯着叶修,这个什么都顺着他的叶修,还真让他有点不习惯。


孙翔挠挠脑袋:“好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已经过很久了,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跟你当面说清楚。”


现在他心里舒坦多了,就像放下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他并不是特别明白,但某种强烈的感觉催促着他,必须要这么做。


叶修神色复杂:“你可真是……这么傻——”看孙翔又要炸毛,叶修马上说,“挺好的。”


孙翔怒问:“哪里好?!……不是,哪里傻啊!”


叶修就不回答他了。


哪里都好,这是最好的。你什么也不必知道。


孙翔气呼呼地低头踢小石子:“你还记得有次我和小事情陶轩他们一起来兴欣的事吧?那天我走回这里,还是气得不行,所以又返回去想和你决一死战。”


叶修身子一震,不敢置信:“你说你又回来找过我?!”


“对啊,可是没找到,你好像出去了。”


那一次,因为一帆的无心之失,害孙翔他们被粉丝围堵,叶修后来越想越担心,就去了趟嘉世。


他当然没能在嘉世找到孙翔,然后他想,那小孩皮糙肉厚的,应该没什么吧,算了。


孙翔鼓着脸说:“当时真是气死我了,后来我想下次肯定虐爆你,这次就算了。”


算了,却再没有下次了。


人不知道哪一次转身,就是永远地失去。




嘉世旁边的店面是一家新开的KTV会所,在一首叫不出名字的欢快英文歌之后,放起了张信哲的《信仰》。


    我知道那些不该说的话


    让你负气流浪


    想知道多年漂浮的时光


    是否你也想家


    如果当时吻你


    当时抱你


    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


    那么多期盼


    你知道吗




“哇,这家店有没有脑子啊,大新年的怎么放这么悲的歌。”说归说,孙翔还是忍不住跟着哼了几句。


“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


“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孙翔没有看见叶修眼中急速变换的大悲大喜。


从来强大的内心,正被痛苦和悔恨寸寸侵蚀。


他后悔,他懂孙翔懂得太晚了;他后悔,他后来明明懂了,却仍然乐此不疲;他后悔,孙翔表达的心意的方式如此幼稚,可他本不该比他更幼稚。


他后悔,那时候为什么放他走了;他后悔,那时候为什么又欺负了他一次;他后悔,那时候为什么没有留住他呢。


他应该从一开始就温柔地驯服这一只小野兽。


他应该在那时不顾一切地抱住他,吻他,告诉他。


结局一定不会是这样吧。


就算什么也无法改变,又为什么要让他在彻底死心的这一刻,知道他也曾离幸福那么近过。


人最难以面对的事不是失败,而是我本可以。




“哈哈……”叶修撑着额头,低低地笑。


孙翔惊得直接升了一个调:“叶修你干嘛,你疯了啊?”


有那么一瞬间,叶修爆出一股冲动,想狠狠地抱上去,吻上去,告诉孙翔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孩子我可以当自己的养……


直到他看见对面路的尽头,周泽楷缓缓而来的身影。


他立刻清醒了。




孙翔顺着叶修的视线回头:“靠!叶修你出卖我!”


叶修几个呼吸平复了心情,淡淡笑道:“你特意跑出来不就是想让他来找你吗,行了别作了,快跟小周回去。”


孙翔恼羞成怒:“你怎么知……不是!我没有!”


“回去吧。”叶修听见自己这么说。


他向来稳如泰山的手,指尖正疯狂地颤抖。




在周泽楷从他身旁牵走孙翔的时候,叶修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这不是他第一次把孙翔推向周泽楷的身边。


过去他对孙翔做的每一件事,大概都是在把孙翔推向另一个人。那个人不一定是周泽楷,只是周泽楷正好是那一个人。他正好出现在迷雾之后,正好向孙翔伸出了手,正好用了孙翔最无法抗拒的接近,于是正好把意料之外走进了情理之中。


而孙翔是从来不会回头看的人,是谁在他背后推着他一路前行,他不会去想。


周泽楷把别别扭扭的孙翔接走了,天空飘起小雪,两人手牵着手,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孙翔手舞足蹈地和周泽楷说着什么,周泽楷侧脸倾听,画面美好得不像话,谁也插不进去。


叶修朝他们的背影挥了挥手,目送他们远去,亲手葬送人生最期盼的那个可能。


他微笑着退回迷雾中。


前方的幸福,他曾经触手可及,而失去的感觉,竟也是似曾相识。


今晚,十年前的那个夜晚,还有同一句,永远没能来得及说出口的喜欢。




几年后,叶修以知名企业家的身份接受《走进高手》的采访,主持人最后的问题是:“在你众多传奇的经历中,你觉得最让你引以为傲的事情是什么呢?”


叶修的回答出人意料。


不是年少时离家出走,不是在荣耀里无人可及,不是率领国家队拿下世界冠军,更不是后来的浪子回头。


叶修对着镜头,淡淡地笑着:“永远不让我喜欢的人知道,他也曾对我动过心。”


主持人非常不解:“这是为什么?”


叶修说:“人生由无数可能组成,有些意外会产生美好的结果,但他现在的人生已经很好,我确信,我这个意外,不会让他的人生更好。”


他什么都很好,唯独在感情上力不从心,无论怎么走,都徘徊在意料之外。




孙翔看完节目,张嘴咬过周泽楷喂进他嘴巴的猕猴桃,嘟囔说:“切,说得这么好听,不就是没种吗。”


周泽楷没有附和。他反倒觉得叶修非常厉害,因为他想了想,如果孙翔和叶修之前就在一起,可他若还是喜欢上了,或许,他会做出非常可怕的事也说不定。


孙翔把儿子抱到膝盖上,捏着他的小脸教育他:“听到没有,以后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抓住机会,说上就上,不然就会像这个大叔一样,三十几岁了还不结婚,危害社会。”


叶修的脸放大在屏幕上,目光深邃悠长,不知道是透过镜头,看着这世上的哪一个人。




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


但我那么多遗憾和期盼,你永远不必知道




————————————————————————————


全章叶翔,你们一定看的很开心吧……


主要是为了不让叶神被凌迟地虐,所以我一次性虐完了,恭喜叶神(基本)杀青,希望咱们还是朋友,《情理之中》再约好吗?如果真的有的话→_→


下章小小朋友出来(如果你们想虐习习,我们可以虐个身?)


最后,有什么冲着我来,习习你开心就好……



评论

热度(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