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

杂食动物

[昊翔]心事

愚人草:

就是个出柜梗,架空私设


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OOC的事实


=======


1.


所以是打亲情牌吗。


唐昊听着面前女人自我介绍是孙翔的表姐时,嘴角意义不明地勾了一下。


老实说他现在并不是很想按这个女人邀请的那样,去街对面的咖啡厅里坐一坐,但是他也不太想对这个看起来温和可人的女人说什么孙翔在家里等自己回去做饭这样之类的话。


“不——先不要告诉孙翔,可以吗?”女人拦住了唐昊掏手机的动作,微微地笑着,语气很柔和,“我不会耽搁你很久的,麻烦你了。”


唐昊这个人,向来吃软不吃硬,这也是为什么和孙翔这么多年来,每一次的争执或者僵持,只要孙翔流露出哪怕一点示弱服软的姿态来,先开口认输的总是唐昊。


啧。


再一次意识到这一点的唐昊有些不快地皱了皱眉头,把左手拎的购物袋换到了右手:“好吧。”


女人的视线在购物袋里满满当当的蔬菜水果上停留了片刻,在和唐昊并肩等待红绿灯的时候,她微笑着对唐昊说:“想不到你会煮饭,我那弟弟可是能将厨房给炸了的主呢。”


唐昊面上没有别的神色,淡淡地回答她道:“就是因为他能把厨房炸了,我才得会煮饭才行。”


唉,这么友好的谈话开端真的好吗?


唐昊在红灯变绿的时候想。


 


2.


孙翔这个人很自恋,在和唐昊交往后,连带着两人的情侣关系也成为他自恋的理由。


例如:我们交往六年了都没有分过手!


孙翔的表姐把手机屏幕转向唐昊的时候,轻轻地笑了起来:“他很骄傲呢。”


居然有六年了。唐昊第一个念头却是这个。


你真得感慨什么是时光流逝岁月如梭,当唐昊发现自己已经有些想不起大二两人刚开始交往时的一些细节时,他盯着面前的咖啡杯陷入沉思。


“坦白说,在知道他有一个交往了六年的恋人的时候,家里人还是挺高兴的。”表姐把手机收回来,慢悠悠地说,“当然,那是在他把你们的合照发给我之前的事了。——恕我直言,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呃,坦白你们的关系呢?我想象中会是直接上门呢。”


“孙翔说直接上门的话,不是他被打死就是我被打死。”唐昊面无表情地解释。


表姐捂着嘴笑起来。


“用这种方法,至少今天来和我谈话的是你。”唐昊又说。


“没错。”表姐放下手,矜持地点点头,“姨父他们觉得,我作为孙翔的表姐,又是你们的同龄人,大概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那么我开门见山地说了,分手,可以吗?”


“……”


唐昊开始有些心烦意乱:“这种问题有什么意义?”


“我只是代表孙翔的父母来问你而已。”表姐看出唐昊的不耐和焦躁,却渐渐收敛起之前温和的态度来,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你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就该料想到今天这样的局面,不是吗?你家里的态度又是怎样呢?还是说先把孙翔放到风口浪尖处做试探,让我们家先变得鸡犬不宁起来?”


正如前言所说,唐昊这个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


“我爸把我揍了一顿后,姑且算是和我断绝父子关系了。”唐昊一边说一边露出冷冽的笑容来,“就是孙翔发信息和照片给你的前一天。”


“所以你是打算让孙翔也和他爸断绝父子关系吗?!这么自私的想法,你不会感到……”


“嘿。”唐昊举起手打断表姐的话,“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就料想到了。”


就到这儿吧。


唐昊心想,这样的谈话真是没意义,开端再友好,最终也会落入俗套的剧情里。


“我请客,别客气。”唐昊叫来服务员,递了一张钞票过去,“算是我单方面结束这次谈话的赔礼。”


接过找零后唐昊拎起购物袋走出了咖啡厅,正好赶上绿灯,于是直接就过了街往小区走去。


在迈步的时候牵扯到前几天被自家爸往背上抽的那几下皮带的伤,唐昊轻微地抽了口冷气的同时,忽然想到孙翔是没有被他爸揍过的。


亏了。


唐昊咂咂嘴。


 


3.


女人这种生物,是踩着十公分高跟鞋也能如履平地健步如飞的可怕的存在。


唐昊的视线从表姐脚上那堪比凶器的鞋移到她面带微笑的脸上,有些头痛地发现,这个女人的五官竟然让他看出点孙翔的模样来,所以果然是有血缘关系。


“我听说,这套房子是你们合租的?”表姐跟着唐昊往小区走,兴致勃勃地问。


“是,因为暂时还没有能力买房。”唐昊试图从表姐的脸上看出之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来,却是徒劳无功。


“你们平时花销是怎么分配的?听说你现在收入比他高啊。”


“各用各的,剩下钱存一起。”唐昊说,“如果你想听点别的,六年前我们交往开始,生活费就是这么花的了。”


“那挺好。”表姐笑眯眯地点点头,“没有财政纠纷,难怪你们这么多年都没分过手。”


唐昊没说话,他的唇角紧紧绷起,显出主人的不耐来。


按他的想法,谈话已经以算不上圆满的方式结束了。


“要进去吗?”唐昊停在小区门口,语气不善地问。


“不了。”表姐摆摆手,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友善又亲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问你,我今天的任务就算结束了。”


“你们,为什么要在一起?”


唐昊心想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问题,电视上翻来覆去演了成千上万遍,给出的答案都不是一样的吗?


“因为我们相爱。”


 


4.


今天算是把这辈子能说的矫情的话都说得差不多了。


唐昊在电梯往上走的时候想。


于是有些反胃。


等看到来开门的孙翔时,这种念头就更加牢固地占据在他的脑海里了。


“干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孙翔接过购物袋往厨房走,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踩在地板上,身上的T恤因为之前在沙发上睡觉的关系变得皱巴巴的,却架不住他身材好,腰细背挺,迷人得很。


唐昊跟着就进去了,看到孙翔正把袋子里的蔬菜往流理台上放,鬼使神差地走过去从背后把他给抱住,手臂收拢在腰上,手感一流。


“你别碍我事儿,恶不恶心。”孙翔被他抱得不习惯,挣了两下却没挣开。


“喂,孙翔。”唐昊喊他。


“干嘛?”


“我从来都没后悔过。”唐昊说。


“……”


孙翔显然没听懂,同时也显然是不打算听懂,于是他不耐烦地又挣了一下,唐昊松开手,便见孙翔从袋子里翻出一盒酸奶来出了厨房,一会儿从客厅里扯着嗓子喊:“饿死了快做饭啊。”


没心没肺的家伙。


尽管厨房里没有别人,唐昊还是有些不自在地揉了揉鼻子。


 


5.


孙翔从来不是什么细心的人,他这辈子仅有的一点细心全贡献给唐昊了。


真是荣幸啊。


唐昊坐在床边让孙翔往自己背上擦药的时候,在心里嘀咕。


“唐昊你疼不疼?”孙翔隔一会儿问一句。


“不疼,你搞快点,我困死了。”唐昊被他问烦了,语气都变得不耐烦起来,“婆婆妈妈的烦不烦?”


孙翔没吭声。


唐昊回忆了一下,自觉刚才那句话不算重,——尤其是对孙翔而言。他动了动,想转身看看孙翔的表情,被按住了肩膀。


“你别乱动啊,擦药呢!”孙翔急着吼他。


看来是没生气。唐昊放下心来。


“唐昊你真不疼啊?”孙翔又问。


“……真不疼。”唐昊想翻白眼,忍住了。


“哦。”


“可是我看着就挺疼的。”孙翔小声地说。


唐昊心里一动。


所以说,为什么要在一起呢。


 


6.


“既然这样,我也只好祝福你们了。”表姐耸耸肩,伸出手拍拍唐昊的胳膊,“姨父那边我会帮忙,你们也要继续坚持下去啊。”


“会的。”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吧。唐昊想。


 


7.


“晚安。”


 


Fin.

评论

热度(23)

  1. 昭昭愚人草 转载了此文字